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客..☆..★

佛、儒、道的三宝--金刚经、孝经、易经,gdfzjhj@163.com

 
 
 

日志

 
 
关于我

gdfzjhj@163.com(星河北称) QQ:547244643 朝上天宫同帝饮,仙乐霓裳为我舞,七仙嫦娥更衣侍,百香润脾心浪逐。 夕会阎罗八重宫,阴气幢幢伴我游,十八地狱冤情重,阎罗判官罪不轻。 《道德经》的最高境界------道法自然,上善若水,上德若谷,大成若缺,大盈若冲,大道若夷。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漫漫天路,悠悠圣地(青藏线.上)  

2007-11-13 23:28:34|  分类: 西藏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西楼-半局天路.直达圣地(实拍青藏线.上)

 

出格尔木200公里,玉珠峰便以其慑人之势映入眼帘.

玉珠峰又称可可赛极门峰(蒙语意为美丽而危险的少女).位于青海省中部,昆仑山口以东10公里

海拔6178米,是昆仑山东段的最高峰,相传为西王母的女儿玉珠公主的化身。

因其终年积雪,冰舌绵长,以险峻而多姿的山形地貌吸引着世界各地的登山爱好者

昆仑山口旁的铁路桥此时正以朝气蓬勃的傲人之姿乘载着南来北往向往圣地的旅客.

向阳面的高山草甸已经在季节的深处快速的枯萎,高原最美丽的夏季转瞬即逝.

昆仑山顶的经幡,在风中烈烈作响,站在地球的高处,神秘的召示着一种神旨般的超然与圣洁.

突然感觉这块巨石就像神话里的一阳指,笔直苍劲的指向这方最纯净的兰天.默然无语却慑人心魄

昆仑山口属冻土荒漠地貌,地质系古代强烈侵蚀的复杂变质岩所构成。

间有第三纪沉积物构成的丘陵低山和丘垅.也常有一些强烈的地质活动而带来灾难性的地震.

就这样伴着兰天白云.冰雪长风,昆仑山在这里屹立了亿万斯年

这里是大站纳赤台旁边的山景,海拔3700米,距格尔木90 公里。

纳赤台是藏语,意为“放过佛爷像的地方”。

纳赤台神泉

相传,文成公主进藏时,运送金佛像的卫士和工匠们到了这儿,一个个饥饿.干渴.疲劳不堪

发现泉水后,便放下金佛像,痛饮起来,此地因而得名纳赤台.它被被誉为“昆仓第一泉”.

在“昆仑泉亭”中花岗岩石扳砌成的泉池里,一股泉喷涌而出。

据说它是昆仑山中最大的不冻泉,流量大、常年不歇。

白云被风撕成又轻又薄的柔絮,兰得刺目的天空因此而多了一些缱绻的温情.

风吹云涌.舞动苍穹.

云归处,原来是一角庄重的琉璃.

纳赤台兵站,为经过的部队提供给养.

由于高山上终年狂风肆虐,雪舞沙扬,所以很多地方都拉起了这样大片的防风沙铁丝网

青藏铁路堪称国内最人性化的铁路,为了保护藏北平原上不计其数的野生动物

青藏铁路旁边几乎都建有这样的的隔离带

这样一来,,从未见过火车这种庞然大物的野生动物们就避免了被火车撞伤的危险

这就是著名的青藏公路

在没有青藏线之前,几乎负担所有进出藏物资的承起转运,被誉为联通西藏与内地的主动脉.

若说青藏公路是条英雄的骨血硬扛起来的交通动脉,那是毫不为过的.

我知道脚下的这条公路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具英雄的身体长眠在此

永远守护着这条用鲜血和生命建造起来的运输大动脉

直到如今,每天仍有不少高原汽车兵们行驶在这条大道上

为边防哨所,为灾区群众,为藏族同胞们源源不断的输送着宝贵的生活物资.

长年穿梭在青藏钱上的高原铁骑.

青藏公路就这样时而与青藏线垂直交叉.时而与之平行起舞,时而又短暂拉远

双双保障内地与西藏的交通运输

这也是防风沙的铁丝网

早上出格尔木的时候,天空便飘起了茫茫大雪,无法拍摄,到这时,雪已经停了.

雪后初霁,万道霞光!仿佛是为了迎接即将映入眼帘的三江之源沱沱河的到来!

三江(长江、黄河、澜沧江)之源

历史上,三江源区曾是水草丰美、湖泊密集、野生动物种群繁多的高原草原草甸区

被称为生态“处女地”,这是也是我国和亚洲最重要河流的上游关键源区

起着各江河水文循环的初始作用,对全国、全球的大气、水量循环具有重要的影响。

随着三江源区脆弱的植被与湿地生态系统的破坏,水源涵养能力已经急剧减退

近几年已连续7次在黄河源头出现断流,导致长江、黄河流域旱涝灾害频繁、水土流失加剧

已严重威胁江河流域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2000年5月,国家在此建立了三江源省级自然保护区

国家林业局还将它的建设作为全国重点林业生态建设工程的“旗舰工程”于2001年启动。

经国务院批准,青海省三江源自然保护区于2003年1月24日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以期维护“中华水塔”乃至整个东南亚大部分地区“生命之源”的安全。

沱沱河.

沱沱河从各拉丹冬的姜根迪如冰川发源时

是一些冰川、冰斗的融水汇成的小溪流,这时的水面宽只有3米,深只有20多厘米

雁石坪

唐古拉山脚

雄奇壮阔的唐古拉山

翻越唐古拉

兰天白云下的唐古拉

风起云涌的唐古拉

宁静安详的唐古拉

长风烈烈欲降雪的唐古拉

远处的雪峰

远处肃穆的雪山

唐古拉已被火车征服

成功翻越唐古拉,迎面一片广阔玄黄的大草甸

风和日丽,大地母亲般的温柔

再见.唐古拉

后记:虽然走进青藏多次,却都是取道航空,因为脚步离开了大地,所以算不得真正的"走进"西藏.也因此,当我面对这脚踏实地的鬼斧神工的自然风景时,我竟无数次的失语.无数次的泪流满面.不能用语言表达心中的感动,附上一篇旧作<<文明的摇篮 苦难的高地>>算作远观与亲近时的心境对比.

似乎一切的孕育都与苦难相关.

小到一草一木大至宇宙洪荒.当然其间更有包罗万象的生物从生命的单核时代逐步进化繁衍的漫长过程及次次痛苦分娩.

那么一种文明一种文化的孕育,我想也莫不是如此吧?

车行在高海拔的公路上,以一种快速轻灵得几近神圣的姿势前行.视野的开阔,空气的稀薄,加之满目望不尽的莽苍大川,面对迎面而来的纯粹恒久的大自然,思维早已不由自已的处于意识的直觉状态,感观的本能张力似被撑到极致,却同时又孱弱得让人仅存的意识无端着急.因为总是怕不能体验那强烈的雄壮力度与巨大的空间落差.

当司机小王对我们讲,我们立刻便到达别号"小唐古拉"的桃儿九山顶时.我的心突然在刚才极度的张力中骤然紧缩了起来,难道,我真的马上便会置身于这绵绵不绝山脉中的其中一峰顶了吗?

毫无疑问的,在打开车门的瞬间,我的心充满了神圣与庄重,相比这种凝重,欢欣与喜悦反而几乎退回到无迹可寻的地步.

站在桃儿九的峰顶,在呼喇喇的烈风中放眼望出去,视线尽头便是那东西走向,绵延不绝的唐古拉大山脉了.彼时,那里雪霭雾障,苍苍茫茫,无比沉默却又气势憾人的躺在我的视线里,涌斥在我的脑海里,我的心莫名的悸动起来,呼啸的长风瞬间刮走我每每流出双眸的泪珠.

千里唐古拉,莽莽而雄壮,起伏而不绝.成于亿万年前,也在风中伫立了亿万斯年.占据着如此广阔而高寒的空间,凝聚和延续了如此漫长的时间.沉雄豪迈,气势夺人,却又节奏徐缓,韵律悠长,在它厚重沉着的存在形式中却又让人清晰的感觉到它绵长而遥遥的流动美.

车向唐古拉驶去,我的思绪如骤断的弦,奔腾着脱疆而去.

似乎是与生俱来的,青藏高原以一种壮阔苍凉的恒久魅力巍峨不可憾动的存于我内心一隅.苍凉中蕴含磅礴,厚重中彰显博大,甚至有一种无法解释的神秘力量让人心生恐慌也让人产生无限向往.就象天空和大地永远在目光的最尽头相逢,因为不能真正穷尽,所以派生永恒的诱惑.

唐古拉,在藏语中译作"平平的高地",也有译为"高原之山"的.在西藏,你是感觉不出每一座山有多么高的,你甚至会认为这山和缓敦厚,线条温柔,相对高度也许比不过你的家乡那座突然拔地而起山峰来得陡峭.就象这唐古拉,虽然海拔五千六百多米,可是当你置身山顶时,你便会惊讶这高地几乎是一马平川,上山下山不急不陡,若不是那呼啸而过的山风及感观上的呼吸急迫,你一定会以为自已象是置身于一个和蔼可亲的婆婆的温暖怀抱.

唐古拉就这样躺在藏北这片高原中的高原上,以它苍凉.博大.沉重又无法测透的神秘力量,向人类张开它厚重得几乎无法亲近的怀抱.

藏北是个苦难的高地.寸草不生的荒滩居多.即使是在藏北草原,牧草也矮小瘦弱得可怜.一冬一春是高原的风季,狂风整季整季的携裹着黄沙及小石粒不可阻挡的呼啸肆虐在整个草场上,地表的泥土脆弱瘦薄,小草无法深入的根部裸露在外,风一起,往往轻易便随风而去.放眼望去,满目焦黄.季候风把牧民的日子风干得尤如那嶙峋的岩石,坚硬而精瘦.

高原最美丽的季节莫过于夏季了.虽然草场青绿不过短短的一个月就快速的凋黄.其间偶尔还会遇见雹火光临.可是唯其短暂,便更觉珍贵与美好.在这片苦难的高地上,生态是如此脆弱,气候更是变幻莫测,到了冬季则几乎一遇大雪便成灾难,而且这种灾难过后我们在记录上看见的往往都是"无一幸免""荡然无存"这样的字眼.

因为曾经跟随救灾的车队进过灾区,我知道用"苦难"一词来形容这块高寒中的山地及山地上所有的生灵是多么准确.进入灾区,积雪厚达一米,风停雪住后带给那片大地死一般的寂静与恐怖.茫茫白雪上不见一物,不见人间烟火,不见任何生灵.更象我想像中的地球南北极.可是我却不难想象在雪下埋藏着一个怎样的死亡世界!

救灾车队是在积雪中硬掏出一条"生路"后开进去的.后来听说了当时的惨不忍闻的情景:牧人的牦牛牧马等大的畜生四处逃生,饿极的群羊啃啮着帐篷,藏北高原上独有而珍贵的十多种野生动物几乎也是非死即逃......只有高空盘旋的苍鹰与乌鸦是快乐的.几乎是以一种从容优雅的姿势慢慢检阅着这一场灾难带来的享用不尽的美食.

可是偏偏在这样一块常与灾难同行的高地上,在这峰峦群卧的某一处山巅上,藏着一处泉眼.它是沱沱河的源头,也是哺育我们几千年华夏文明的长江之源.此时,站在这唐古拉的脊梁上,面对这触目可及的荒芜莽苍的无尽山脉,完全逃离了现代都市的喧闹与浮华之后,于侧耳处,我仿佛能清晰的听见那第一滴水滴落在那一汪清泉里时铮然清脆的绝响.以一种婴儿冒死般的苦难勇气挣脱了千年难融的玄冰后疲惫又畅快的汇入那最初的涓涓细流当中.

而由这第一滴水起源的细流却最后奔腾庞大成浩瀚的长江!不仅冲刷出一个辉煌的文明,更冲刷出一整片富饶美丽的长江中下游平原.而我不知道此时那生活在繁华富庶的肥沃的土地上的人们能不能想像,这条大江是如何从苦难中出发,如何从高寒缺氧.灾难重重.雨水奇缺的蛮荒之地逃脱死亡之掌后一路蜿蜒而来的!

千万年来,洁白无瑕无限诱人的冰雪,如同一件死神美丽苍白的尸衣,包裹着这片雄奇冷绝的大地,从苦难到苦难,在坚忍中蕴藏,在痛苦中孕育,在死亡中艰苦卓绝的逼迫出第一滴生的希望.

记得罗素说过,三种单纯然而极其强烈的激情支配着我们的一生.那是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探求,对人类苦难痛彻心扉的怜悯.他说爱情与知识把他送入天堂,但怜悯却又将他带回人间.痛苦的呼喊总是在他心中反响,激荡.因为无助于人类,他说他感到痛苦.

而罗素的这种痛苦,又岂止是属于他个人的痛苦?还该是充斥着每一个肯于思考,富于感情的人生.只有痛苦能直逼心灵,只有痛苦能催产诞生,只有痛苦能让我们在清醒中匍匐前行.这或者也算一种生活于世的动力?又或者是对于苦难所具的特殊魅力的深层注解?

此时此刻,站在这千年的长风中.我的身心仿佛已经完完全全的物化而去,不,应该是我的身体已经和灵魂从未有过的紧紧融合在一起,化成一粒雪,化成一股风,化成一滴水,无孔不入的锲入脚下这片茫茫无尽的天地之间.身旁的经幡在风中烈烈作响的声音已经倏然远去.

心灵在瞬间逾越无限高度,去俯瞰更为广阔的非物质世界.在这给人以神秘力量的群山唤动人的心灵颤音的世界里与原始的宗教遗风前所未有的超然结合.一颗心饱满而超脱的尽情领受这片大地给予的慷慨馈赠.而此刻的我.则像极一个无比富有广博的千年帝王.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